黑龍江分社森工農墾油田
首頁森工農墾油田
大慶精神大慶人
2024年06月20日 10:30 | 來源:人民日報

  延安革命精神發揚光大

  列車在祖國廣闊的土地上奔馳著。它掠過一片片田野,越過一條條河流,穿過一座座城市,把我們帶到了向往已久的大慶。

  大慶,不久前人們對她還很陌生。如今,人們在各種會議上,在促膝談心時,懷著無比興奮的心情談論著她,傳頌著她。有機會去過大慶的人,繪聲繪色地描述著這個幾年前還是一個未開墾的處女地,現在已經建設成一個現代化的石油企業;描述著大慶人那一股天不怕、地不怕的革命精神和英雄氣概。沒有經受過革命戰爭洗禮和艱苦歲月考驗的年輕人說,到了大慶,更懂得了什么叫做革命。身經百戰的將軍們,贊譽大慶人“是一支穿著藍制服的解放軍”。在延安度過多年革命生涯的老同志,懷著無限欣喜的心情說:到了大慶,好像又回到了延安,看到了延安革命精神的發揚光大。

  我們來到大慶時,這里還是嚴冬季節。迎面闖進我們眼底的,是高聳入云的鉆塔,一座座巨大的儲油罐,一列列飛馳而去的運油列車,一排排架空電線,和星羅棋布的油井。這一切,構成了一幅現代化石油企業的壯麗圖景。同它相對襯的,是一幢幢、一排排矮小的土房子。它們有的是油田領導機關和各級管理部門的辦公室,有的是職工宿舍。夜晚,遠處近處的采油井上,升起萬點燈火,宛如天上的繁星;低矮的職工宿舍里,簡樸的俱樂部里,不時傳出陣陣歡樂的革命歌曲聲,在沉寂的夜空中回蕩。到過延安的同志們,看著眼前的一切,想到大慶人在艱苦的條件下為社會主義建設立下的大功,怎么能不聯想起當年閃亮在延水河邊的窯洞燈火哩!

  但是,對于大慶人說來,最艱苦的,還是創業伊始的年代。

  那時候,建設者們在一片茫茫的大地上,哪里去找到一座藏身的房子!人們有的支起帳篷,有的架起活動板房,有的在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丟棄了的牛棚馬廄里辦公、住宿。有的人什么都找不到,他們勞動了一天,夜晚干脆往野外大地上一躺,幾十個人扯起一張篷布蓋在身上。

  霪雨連綿的季節到了。帳篷里,活動板房里,牛棚馬廄里,到處是外面大下,里面小下,外面雨住了,里面還在滴滴嗒嗒。一夜之間,有的人床位挪動好幾次,也找不到一處不漏雨的地方。有的人索性擠到一堆,合頂一塊雨布,坐著睡一宿。第二天一早,積水把人們的鞋子都漂走了。

  幾場蕭颯的秋風過后,帶來了遮天蓋地的鵝毛大雪。人們趕在冬天的前面,自己動手蓋房子。領導干部和普通工人,教授和學徒工,工程技術干部和炊事員,一齊動起手來,挖土的挖土,打夯的打夯。沒有工具的,排起隊來用腳踩。在一個多月的時間里,壘起了幾十萬平方米土房子,度過了第一個嚴冬。

  就在那樣艱苦的歲月里,沉睡了千萬年的大地上,到處可以聽到向地層進軍的機器轟鳴聲,到處可以聽到建設者們昂揚的歌聲:“石油工人硬骨頭,哪里困難哪里走!”夜晚,在宿營地的篝火旁,人們熱烈響應油田黨委發出的第一號通知,三個一群,五個一伙,孜孜不倦地學習著毛澤東同志的《實踐論》和《矛盾論》。他們朗讀著,議論著,要用毛澤東思想來組織油田的全部建設工作。沒有電燈,沒有溫暖舒適的住房,甚至連桌椅板凳都沒有,但是,人們那股學習的專注精神,卻沒有受到一絲一毫影響。

  為了全國人民的遠大理想

  時間只過去了短短四年,如今,這里的面貌已發生根本變化。我們訪問了許多最早來到的建設者,每當他們談起當年艱苦創業的情景,語音里總是帶著幾分自豪,還帶著對以往艱苦生活的無限懷念。他們說,大慶油田的建設工作,是在困難的時候,困難的地方,困難的條件下開始的,如果不是堅信黨的奮發圖強、自力更生的號召,如果沒有一股頂得住任何艱難困苦的革命闖勁,今后的一切都將是空中樓閣。許多人還說,他們過去沒有趕上吃草根、啃樹皮的二萬五千里長征,也沒有經受過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戰火考驗,今天,到大慶參加油田建設,也為實現六億五千萬人民的遠大理想吃一點苦,這是他們的光榮,是他們的幸福!

  深深懂得發揚艱苦奮斗、自力更生這個革命傳統的偉大意義,心甘情愿地吃大苦,耐大勞,臨危不懼,必要時甚至不惜犧牲個人的一切,而能把這些看做是光榮,是幸福!這,不正是大慶人最鮮明的性格特征嗎?

  有著二十多年工齡的老石油工人王進喜,大慶油田上有名的“鐵人”,就是大慶人這種性格的代表人物。

  當年,這里有多少生活上的困難在等待著人們!但是,四十來歲的王進喜在一九六〇年三月奉調前往大慶油田時,他一不買穿的用的,二不買吃的喝的,把被褥衣物都交給火車托運,只把一套《毛澤東選集》帶在身邊。到了大慶,他一不問住哪里,二不問吃什么樣的飯,頭一句就問在哪里打井?接著,他馬上就去查看工地,偵察線路。

  鉆機運到了,起重設備還沒有運到。怎么辦?他同工人們一起,人拉肩扛,把六十多噸重的全套鉆井設備,一件件從火車上卸下來。他們手上、肩上,磨起了血泡,沒有人叫一聲苦。開鉆了,一臺鉆機每天最少要用四五十噸水,當時的自來水管線還沒有安裝好。等嗎?不。王進喜又帶領全體職工,到一里多路以外的小湖里取水,保證鉆進,這樣艱苦地打下了第一口井。

  無語的大地,復雜的地層,對于石油鉆井工人來說,有時就好像難于馴服的怪物。王進喜領導的井隊在打第二口井的時候,出現了一次井噴事故的跡象。如果發生井噴,就有可能把幾十米高的井架通通吞進地層。當時,王進喜的一條腿受了傷,他還拄著雙拐,在工地上指揮生產。在那緊急關頭,他一面命令工人增加泥漿濃度和比重,采取各種措施壓制井噴,一面毫不遲疑地拋掉雙拐,撲通一聲跳進泥漿池,拼命地用手和腳攪動,調勻泥漿。兩個多小時的緊張搏斗過去了,井噴事故避免了,王進喜和另外兩個跳進泥漿池的工人,皮膚上都被堿性很大的泥漿燒起了大泡。

  那時候,王進喜住在工地附近一戶老鄉家里。房東老大娘提著一筐雞蛋,到工地慰問鉆井工人。她一眼看到王進喜,三腳兩步跑上去,激動地說:“進喜啊進喜,你可真是個鐵人!”

  像王“鐵人”這樣的英雄人物,在大慶油田豈止一人!

  馬德仁和段興枝,也是兩個出名的鉆井隊長。他們為了保證鉆機正常運轉,在最冷的天氣里,下到泥漿池調制泥漿,全身衣服被泥水濕透,凍成了冰的鎧甲。

  薛國邦,油田上第一個采油隊長。在祖國各地迫切需要石油的時候,他戰勝了人們想象不到的許多困難,使大慶的首次原油列車順利外運。

  朱洪昌,一個工程隊隊長。為了保證供水工程趕上需要,他用雙手捂住管道裂縫,堵住漏水,忍著灼傷的疼痛,讓焊工在自己的手指邊焊接。

  奚華亭,維修隊隊長。在一次油罐著火的時候,他不顧粉身碎骨的危險,跳上罐頂,脫下棉衣,壓滅猛烈的火焰,避免了一場嚴重事故。

  毛孝忠和肖全法,兩個通訊工人,在狂風怒吼的夜晚,用自己的身體聯接斷了的電線,接通了緊急電話。

  管子工許協祥等二十勇士,在又悶又熱的炎夏,鉆進直徑只比他們肩膀稍寬一點的一根根鋼管,把總長四千八百米的輸水管線,清掃得干干凈凈。

  ……

  大慶人都貫注了革命精神,他們的確是特殊材料制成的。歷年來,在大慶油田,每年都評選出這樣的英雄人物一萬多名。

  請想想看!在這樣一支英雄隊伍面前,還有什么樣的困難不能征服!

  巖芯和赤膽忠心

  但是,大慶人鋼鐵般的革命意志,不僅表現在他們能夠頂得住任何艱難困苦,更可貴的是,他們能夠長期埋頭苦干,把沖天的革命干勁同嚴格的科學態度結合起來。這正是他們在同大自然作戰的斗爭中,戰無不勝、攻無不克的法寶。

  在油田勘探和建設中,大慶人為了判明地下情況,每打一口井都要取全取準二十項資料和七十二個數據,保證一個不少,一個不錯。

  一天,三二四九鉆井隊的方永華班,正在從井下取巖芯。一筒六米長的巖芯,因為操作時稍不小心,有一小截掉到井底去了。

  從地層中取出巖芯來分析化驗,是認識油田的一個重要方法。班長方永華,當時瞅著一小截巖芯掉下井底,抱著巖芯筒,一屁股坐在井場上,十分傷心。他說:“巖芯缺一寸,上級判斷地層情況,就少了一分科學根據,多了一分困難。掉到井里的巖芯取不上來,咱們就欠下了國家一筆債!

  工人們決心從極深的井底,把失落的巖芯撈上來。隊長勸他們回去休息,他們不回去。指導員把饅頭、餃子送到井場,勸他們吃,他們說:“任務不完成,吃飯睡覺都不香!彼麄冞B續干了二十多個小時,終于把一筒完整的巖芯取了出來。

  這從深深的井筒中取上來的,哪里是什么巖芯,簡直是工人們對國家建設事業高度負責的赤膽忠心!

  幾年來,就是用這樣的精神,勘探工人、鉆井工人和電測工人們,不分晝夜,準確齊全地從地下取出了各種資料的幾十萬個數據,取出了幾十里長的巖芯,測出了幾萬里長的各種地層曲線。地質研究人員和工程技術人員,根據大量的第一性資料,進行了幾十萬次、幾百萬次、幾千萬次的分析、化驗和計算。

  想一想吧,是幾十萬次,幾百萬次,幾千萬次!那時候,大慶既沒有像電子計算機這一類先進的計算設備,又要求數據絕對準確,如果沒有高度的革命自覺,沒有堅韌不拔的革命毅力,沒有尊重實際的科學精神,這一切都可能做到嗎?

  正是因為有了這種自覺、這種毅力、這種實事求是精神,這種以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新作風,在幾萬名大慶建設者的隊伍中,形成了一種非常值得珍貴的既是繼承了我黨的優良傳統,又是在社會主義建設時期的全新的風氣:他們事事嚴格認真,細致深入,一絲不茍。大慶人不論做什么工作,他們的出發點都是:“我們要為油田建設負責一輩子!”

  大慶的鉆井工人們有一個永遠不能忘記的“紀念日”——“難忘的四一九”。那是指一九六一年的四月十九日。這一天以前,大慶人封掉了一口新打的油井。這口井,如果同老礦區的井比起來,已經不錯了,照樣可以出油,只是因為井斜度超過了他們提出的標準,原油采收率和油井壽命可能受到影響,建設者們含著淚,橫著心,把它填死了!八囊痪拧边@一天,大慶人召開萬人大會總結經驗教訓,展開了以提高打井質量為中心的群眾運動。

  “四一九”以后,這里的油井都打得筆直。最直的井,井斜只有零點六度,井底位移只有零點四米。打個比方說,這就等于一個人順著一條直路走,走了一公里,偏差沒有超過半米。

  一二八四鉆井隊有一次打的一口油井,發生了質量不合格的事故。這個隊的隊長王潤才和工友們,把油井套管從深深的地層中拔出來,逐節檢查,研究發生事故的原因。他們終于發現,有一處套管的接箍,因為下套管前檢查不嚴,變了形。后來,隊長王潤才就背上沉重的套管接箍,走遍廣闊的油田,到每一個鉆井隊去現身說法,給全體鉆井工人介紹發生質量事故的教訓。

  對油田建設負責一輩子的大慶人,用科學精神武裝起來的大慶人,就是這樣對待自己工作中的缺點的。從那時以后,油田上打井因為套管接箍不好而造成質量事故的情況,再也沒有發生過。

  “好作風必須從小處培養起”

  不僅對待關系到整個石油企業命運的大事情如此嚴格,即使對待一些看來“微不足道”的小事情,也同樣一絲不茍。大慶人說:“好作風必須從最小處培養起!

  今年春天,油田上召開了一次現場會。會場中央,端端正正放著十根十米長的鋼筋混凝土大梁。這些大梁表面光滑平整,根根長短粗細一致,即使最能挑剔的人,也找不出它們有什么毛病。但是,油田建設指揮部的負責人卻代表全體干部在會上檢討說,由于他們工作不深入,檢查不嚴,這些大梁的少數地方,比規定的質量標準寬了五毫米。

  五毫米,寬不過一個韭菜葉,值得為它興師動眾地開一次幾百人的現場會嗎?不,值得!大慶人性格的可貴之處正在這里。會上,工程師們檢查了他們沒有嚴格執行驗收標準,關口把得不好;具體負責施工的干部和工人,檢查了他們作風不嚴不細,操作技術不過硬。人們紛紛檢查以后,干部、工程技術人員和工人們,抄起鐵鏟,拿起磨石,把大梁上寬出五毫米的地方,一一鏟掉,磨光。人們說:“咱們要徹底鏟掉磨掉的,不只是五毫米混凝土,而是馬馬虎虎、湊湊合合的壞作風!”

  這種一絲不茍的作風,在工程技術人員中也形成了風氣。幾年來,他們不分晝夜,風里雨里,奔波萬里,為的是找到一個合理的科學參數;他們伴著搖曳的燭光,送走了多少個不眠之夜,為的是算準一個技術數據。

  青年技術員譚學陵和另外四個年輕人,花了整整十個月時間,累計跑了一萬二千多里路,從一千六百多個測定點上測得五萬多個數據,找到了大慶油田最正確的傳熱系數,為整個油田輸油管道的建設提供了科學根據。

  技術員蔡升和助理技術員張孔法,在風雪交加的冬季,身揣窩窩頭,懷抱溫度計,五次乘坐沒有餐車、沒有臥鋪、沒有暖氣的油罐列車,行程萬余里,在掛滿冰柱的守車上實地探測原油外運時的溫度變化。

  技術員劉坤權,一個普通高中畢業的學生,一連幾個嚴冬,冒著風雪從幾百個不同的地方挖開凍土,進行分析化驗,終于研究出這里土層的凍漲系數,為經濟合理地進行房屋基礎建筑提供了可靠數據。

  親愛的讀者,你們看到這些事例會想些什么?當我們聽到這一切時,都被大慶人這種可貴的性格深深地感動了。

  永不生銹的萬能螺絲釘

  在大慶,我們訪問過不少有名的英雄人物,也訪問過許多在平凡的崗位上忠心耿耿的“無名英雄”。從他們身上,我們發現,大慶人不論做什么工作,心里都深深地銘刻著兩個大字“革命”。

  電測中隊現任副指導員張洪池,就是大批“無名英雄”中的標兵。

  四年前,張洪池是人民解放軍這個偉大集體中的“普通一兵”。來到大慶以后,他當過電測學徒工,當過炊事員,樣樣工作都做得很出色。在長期的平凡勞動中,他顯示了一個自覺的革命戰士的優秀品質。他在自己的日記上曾經寫道:

  “共產黨員要像明亮的寶珠一樣,無論在什么地方,都要發光發亮!

  “我要像個萬能的螺絲釘一樣,擰在槍桿上也行,擰在農具上也行,擰在汽車上,機器上,鍋臺上……凡是擰在對黨有利的地方都行,都要起一個螺絲釘的作用,而且要永遠保持絲扣潔凈,不生銹!

  做一粒到處發亮的寶珠!當好一顆永不生銹的萬能螺絲釘!——這就是大慶人對待生活的態度。

  一天夜晚,在一間低矮的土房子里,我們見到了油田的一個修鞋工人。他的名字叫黃友書,三十來歲年紀,也是個復員軍人。他到大慶以后,當過瓦工、勤雜工、保管工,磨過豆腐,喂過豬。后來,領導上又派他去給職工們修鞋。

  修鞋!在轟轟烈烈的社會主義建設戰線上,去當一個“修鞋匠”?對這種平凡而又瑣碎的勞動,你是怎樣看待的?

  黃友書二話沒說,愉快地接受了任務。他說:“戰士沒鞋穿打不了仗,工人沒鞋穿也搞不好生產,誰離得了鞋?給工人們修好鞋,這也是革命工作!”

  他跑遍附近好幾個城鎮去找修鞋工具。他每天挑著修鞋擔子下現場。他經常收集廢舊碎皮,撿回去洗凈揉好,用它來給職工們掌鞋。

  黃友書看到職工們穿著他修好的鞋踏遍油田,心里樂開了花。就是這個并非油田主要工種的修鞋工人,每年都被職工們選為全礦區的標兵,被譽為忠心耿耿為人民服務的“老黃!。

  在大慶,這樣的事例是舉不勝舉的。從大城市的大工廠調來不久的老工人何作年,自豪地說:“在咱們大慶,人人都懂得他們做的工作是革命。掃地的把地掃好了,是革命;燒茶爐的把開水燒好了,又省煤,也是革命。一個人懂得了這個道理,做啥也渾身是勁。大家都懂了這個道理,就能排山倒海,天塌下來也頂得!”

  一切工作都是革命,所有的同志都是階級兄弟。人們精神世界的升華,滲透到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中去,譜成了多少扣人心弦的樂曲!在大慶這個革命的大家庭中,人們時刻銘記著毛主席在《為人民服務》這篇文章中的教導:“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,為了一個共同的革命目標,走到一起來了!薄耙磺懈锩犖榈娜硕家ハ嚓P心,互相愛護,互相幫助!

  關心別人勝過自己

  在大慶,干部們對工人的關心,關心到了一天的二十四小時。每天深夜,干部都要到工人的集體宿舍中去“查鋪蓋被”,看一看工人兄弟休息得可好,睡得是否香甜。

  一場暴風雪過后,氣溫驟然下降了十多度。年輕的單身工人張海青,被子又薄又臟,還沒有來得及拆洗,沒有添絮新棉。支部書記李安政“查鋪蓋被”時,發現了這個情況,他趁工人們上班,悄悄把張海青的被子抱回家,讓自己的愛人拆洗得干干凈凈,又把自家的一床被拆開,扯出一半棉花,絮到張海青的被子里。張海青發現他的被子變得又干凈又厚實,到處查問是誰干的,李安政在一旁一聲沒吭。新從一個大城市調到大慶的老工人王文杰,把這一切看在眼里,暗暗掉下了眼淚。

  一二〇二鉆井隊的十幾戶家屬,聽說技術員李自新的妻子死了,遺下兩個孩子,爭著把孩子抱到自己家里看養。她們說:“孩子沒媽了,我們就是她倆的媽!鼻叭侮犻L王天其的愛人李友英,天天把奶喂給李自新一歲的女兒小英,卻讓自己正在吃奶的孩子小香吃稀飯。有人為這件事寫了一份材料給鉆井指揮部黨委書記李云,李云把這份材料轉給李自新,同時含著淚給李自新寫了一封意味深長的信:“等兩個孩子長大了,告訴她們:在新社會里,在革命大家庭里,人們是怎樣關懷她們,養育她們長大成人的。叫她們永遠記住,任何時候都要聽黨的話,跟著黨走!

  在地質研究所、設計院、礦場機械研究所這些知識分子干部集中的“秀才”單位,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也發生了根本變化。有一次,地質研究所女地質技術員陳淑蓀,看到同一個單位的地質技術員張壽寶的被面破了,就把一床準備結婚時用的新緞子被面,從箱底翻出來,偷偷縫在張壽寶的被子上。張壽寶發現了,怎么也不肯要。陳淑蓀對他說:“你說說,我們是不是階級兄弟?是不是革命同志?是,你就把被面留下。不是,你就還我!边@幾句話,說得張壽寶感動極了。他含著兩眶激動的眼淚,再也說不出不要被面的話了。

  為了實現六億五千萬人民的遠大理想,心甘情愿地吃大苦,耐大勞;為了對國家建設事業負責一輩子,事事實事求是,嚴格認真,一絲不茍;為了革命的需要,全心全意地充當一顆永不生銹的萬能螺絲釘;在革命的大家庭中,人人關心別人勝過關心自己……這些,就是大慶人經過千錘百煉鑄造出來的可貴性格。在我們偉大祖國的社會主義建設事業中,是多么需要這樣的性格!

  也許有人要問:大慶油田的輝煌成績和建設者們身上的巨大變化,這一切是怎樣得來的?大慶人的回答很簡單:“這一切都是毛澤東思想的勝利!”

  一個晴朗的早晨。我們去訪問油田的一個工程隊,想進一步了解毛澤東思想在大慶是怎樣的深入人心。同路的一位年輕工人說:“那里今天開會,不好找人!蔽覀儐査_什么會,他說:“冷一冷!崩湟焕,這是什么意思?年輕工人解釋說:“我們大慶經常開這樣的會,找一找自己的缺點,找一找工作中還存在的問題。找準了,就能邁開更大的步伐前進!

  在大慶人已經為祖國建設立下奇功的時候,在全國都學習大慶的時候,他們還要冷一冷,繼續運用毛主席提出的“兩分法”,從自己的不足處找出不斷前進的動力。這不正是我們想了解的問題的答案,也是大慶人更可貴的性格嗎?

  (出自《人民日報》 新華社記者 袁木 范榮康)

【編輯:郭璨】

中新網黑龍江新聞官方微信:掃一掃,立即關注!

關注“中新網黑龍江新聞”,獲取獨家新聞資訊。
更多精彩請關注各大微博平臺@中新網黑龍江新聞 。

中新社黑龍江分社團隊
王曉丹
解培華
劉錫菊
史軼夫
王琳
戚欣茹
姜輝
王妮娜
于琨
劉璐
趙宇航
郭璨
李香梅
郝雨
劉慧
張瀚元
董淼
(排名不分先后)
久久久国产精品va麻豆_超碰97人人无马_久久99精品一久久久久久_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久99麻豆